12月30日,上海市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市司法局、市卫生健康委、市发展改革委、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上海市医疗卫生人员权益保障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提问:《办法》是全国第一部专门规范医疗卫生人员权益保障的省级政府规章。作为一项开拓性的立法,这部规章有什么亮点

据市司法局副局长罗培新介绍:它明确了针对医疗卫生人员的禁止行为及其法律责任。经梳理法律法规和相关文件要求,同时听取一线医疗卫生人员意见,将侵害医疗卫生人员权益的行为归纳为七个方面明确予以禁止。

罗培新表示,实施禁止行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警告、罚款、行政拘留等处罚;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警告、罚款、行政拘留等处罚;有较严重后果等从重情形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从重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我们还把法言法语转化为通俗易懂的语言,比如对禁止行为之一“扬言暴力伤害医疗卫生人员或其亲属”中的“扬言”情形进行了罗列,将公开或者以信件、电话、短信、微信等方式都列入“扬言”的范畴,从而确保立法“接地气”。

另外,引入信用惩戒制度并构建惩戒机制闭环。这是此次立法的一大亮,确立了分类分级的扰乱医疗秩序行为联动惩戒规则,加大违法成本,切实保障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

实施禁止行为的,相关行政处罚和刑事追责信息依法及时向市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归集,同时,根据行为和相应处罚轻重程度,设定一般、严重两个失信惩戒档次,由相应部门实施相应烈度的联合惩戒措施。相关信息同步推送医疗卫生机构,提醒医疗卫生机构提前预防。

除此之外,建立了回避诊疗、安全检查等制度。回避诊疗方面,紧急避险乃法定权利,但医疗卫生人员往往念及职责使命,坚守岗位,导致不能躲避不法侵害。为此,《办法》规定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或者侵害时,有权采取避险保护措施,可以马上离开工作。医疗卫生机构在受到安全威胁警报后,有权在不危及医疗安全的情况下,暂停相关区域的诊疗活动,待安全威胁消失后,及时恢复诊疗活动。

“当然,我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严格遵守了三个原则。”罗培新表示,其一,恪守职业伦理。接受医疗,是病患的基本权利,甚至是人权的一部分,而救死扶伤,则是医疗卫生人员的天职。其二,比例原则。过罚相当,不触碰病患接受医疗的基本权利,避免病患投医无门。其三,关联原则。信用惩戒措施必须与实施的行为及其后果有密切关联,不能随意扩大信用惩戒应用范围。

《办法》尝试引入了申请停止侵害人格权禁令制度,将民法典第997条规定的这一新制度及时予以应用。医疗卫生人员权益受到侵害的,可以申请法院作出诸如“禁止接近或者进入申请人工作场所”这种禁令,违反禁令的,法院可以科以远重于《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处罚,不仅能够起到加重保护的效果,还能起到预防侵害发生的效果。同时,我们也明确了相关公安机关、医疗卫生机构的义务,他们应当协助人民法院落实禁令。

提问:对于最严重的失信主体,他们在之后看病中对于他们自己的健康需求,在就医中会不会纳入黑名单,对他们来说,最严厉惩戒措施是什么?

罗培新表示,最严重的惩戒措施,除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或者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这些惩戒措施之外,还可以由行政机关,在法定权限范围之内就相关联事项采取惩戒措施。

什么是最严重的?罗培新介绍,如果对医生和护士采取了杀戮行为,本身要承担刑事责任,因为故意杀人是最严重的。对医疗卫生人员的伤害行为如果没有那么严重,比如在医院里扰乱公共秩序,可能没有危害到医护人员人身健康,但被处以警告,可能会被取消“先看病后付费”等医疗便利化措施。

市卫健委张梅兴巡视员表示,首先保证患者基本就医权,急诊、危重病人,首先保证就医权。对他产生影响的,是取消他本来就医便利上的措施,比如先看病后付费,最近两年刚推出的便民措施,特需门诊等等,本来对其他人更多方便,对他做限制。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eltlacoyo.com